荒山上生活著「158只流浪毛孩」,7旬老人「用生命撐起」它們的希望:只要我活著,就不會讓狗狗挨餓...

花樱 2022/09/23 檢舉 我要評論

漫天風沙打在臉上,腳下的黃土被曬得幾乎干裂,循著眼前這條路往上走, 經過幾座孤零零的墳地,穿過一片寸草不生的荒地,最后再拐個彎兒,來到一座破舊的平房前。

這里就是蘭州娃娃家流浪動物救助小院。

△干裂坑洼的道路

建立這個救助小院的是一位70歲的善良老人——朱錦琮爺爺。

別人的古稀之年是享受兒孫滿堂的天倫之樂,他卻為護佑流浪小生命而奔波著。

朱爺爺出生于知識分子家庭, 退休前是研究近代中國史的老師,父親朱允鄂是當地的文學名人,大伯朱允明更是開創了甘肅的氣象事業,并著有多本文集。

△文學世家

5年前,出于對那些無家可歸的流浪毛孩的心疼,他一手建立起這座小院,承擔起照顧它們的責任, 365天守在這里,寸步不離。

白天,無論天氣多熱,只要一聽到哪里有流浪毛孩的消息,朱爺爺就騎著那輛破舊的老式三輪車,前往救助。

腿疼得騎不動車的時候,他就背著鐵背簍,一步步把它們背上山。累得走不動了就放下籠子歇一歇,然后再笨拙地向后摸索好幾次,直到終于能夠到肩帶。

△爺爺吃力地夠著肩帶

到了晚上,小院的環境更是陰森。 四周包圍著一片片密集的墳地,寂靜陰冷,時不時會有貓頭鷹的叫聲回蕩在山谷。

朱爺爺就借著那昏暗的燈光,在院子做飯打掃,再給毛孩子準備好明天的口糧。

△彎腰勞作的爺爺

生活很苦,可他的臉上卻從不見滄桑。每抱著一只只被救回的毛孩子時, 這位看起來嚴肅的硬漢,總是會露出慈祥的笑容。

朱爺爺不僅讓那些流浪毛孩免于苦難,還竭力為它們創造舒適的生活。

山上條件貧瘠,水源渾濁不堪,為了保證毛孩子的健康, 他每三天就得騎著三輪車去山下打干凈的水,每一次,都要來回5趟,每一趟,都得拉1500斤。

△渾濁的水源

△300斤的大桶

朱爺爺用蒼老的身體為毛孩子撐起一片天,可歲月卻對這位善良的老人并不寬容。

2018年,朱爺爺在修建犬舍時,不慎被重物砸傷。 他舍不得上醫院看病的費用,硬是生生熬著。

直到一個月后,他的右手突然疼痛難忍,女兒小朱姐趕到后,發現父親的右手出奇腫大,關節處骨頭嚴重變形。

△變形的右手

△在爺爺身邊,毛孩子就最安全的

在女兒強烈的要求下,朱爺爺還「被迫」進行了一次全方位的身體檢查。

結果發現,70歲的他,身體機能已差得遠超這個歲數。

腦部血液供應障礙、部分神經功能缺失、橋部小軟化灶、動脈硬化、雙側篩竇炎......

△疾病纏身

「爸啊,你不能再這樣做下去了啊!」看到結果的小朱姐失聲痛哭,她和家人已不止一次勸說過父親,可父親的嘴里總是重復著一句話, 「不行啊,不養了,狗娃到哪里去呢?這些可憐娃出去了就沒命啊。」

如今,朱爺爺依舊固執地堅持著救助,眼看著朱爺爺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,小朱姐感慨:「我感覺老爺子都過不去今年,如果能再讓我選一次,我絕對不會再同意讓他再做救助了......」

這是一位女兒對父親的心疼和無可奈何的自責。

△爺爺給毛孩子買治病藥,自己卻不舍得

如今,由于經濟條件困難, 158只毛孩子,每天最多只能吃上60斤糧食。

最困難的時候,朱爺爺只能去別的地方 撿一些剩菜,混合著玉米面,熬成一鍋鍋糊糊,用來應急。

這已經是朱爺爺竭盡全力能提供的最好的條件,可還是遠遠不夠......

△開飯是它們最興奮的時候

如果你也和朱爺爺一樣,希望這些毛孩子能吃上一頓飽飯,請和我們一起 「云養」這些小生命。

你的每一份愛,都是毛孩子活下去的希望
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